您的位置:

首页>生活都市>办公室迷情

办公室迷情
「呼……呼……呼……」王若儿一边喘着粗气骑着她那个破旧的老式木兰摩托,一边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希望自己这一次绝对不会迟到的。因为好像是自己要是再迟到,就是第二十次。一个月里迟到二十次,这绝对叫她的老闆——陈枫会发疯的,就在她上一次迟到的时候,陈枫已经明确的告诉她了,如果她再迟到,自己好像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天啊,圣母玛利亚。这已经是我的第N份工作了。她想道:「可能如果这次再丢掉了话,自己的老妈非骂死自己不可。」

「都怪那个该死的王八蛋。」恶狠狠地在心里骂着。因为今天早上她本来是起床的很早的,可是到楼下一看,自己的宝贝小摩托的车胎却不知道怎幺的一点气都没有了。而且她家离公车站是很远的,没了摩托代步可能她每天非得5点钟起床不可。这对于喜欢赖床的王若儿来说,真比杀了她还痛苦。

无奈之下,她只好东跑西串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修理部把车修好了。可是车是打足气了,这时间可也差不多了。

「要是叫本姑娘抓到那个可恨的破坏者,哼!看我不把他打的遍体鳞伤。」

她一边想着,一边还故意的在脸上做出一种兇狠的表情,就好像真的是那个可恨的破坏者就站在面前一样。

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真的是无论怎幺样做出一种兇恶的样子都有一种似是而非感觉,因为她长的实在是太可爱。圆圆的脸庞,弯弯的笑眼。这一切却只会给她的表情带来一种叫人更加怜爱的感觉。她的这种举动惹的路上的行人都纷纷奇怪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俏丽可爱的小姑娘!

「呜……天呀!我求求你,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被发现!」终于是到了公司了。可是她拿着手里的打卡器无奈的在哀号着,即使是她紧赶慢赶的,可是她还是迟到了二十分钟。现在她最大的愿望是——千万千万被别她那个万恶的臭老板抓到。

王若儿站在办公室门前,听着里面传出来的一些嘈杂的声音,她真的有一种脑袋快要搬家的恐怖感觉。因为一旦是有这种嘈杂的响动,那就代表着老闆今天肯定又不满意了。大家正在忙前忙后的在整理自己的内务呢。

她抓着手中的手提包,双手合什着站立在门前,闭着已经都快哭出来的一对星眸,嘴里还喃喃自语的祈祷着什幺。

好半天,她大口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像是给自己壮胆一样把气缓缓地吐出来。伸出都已经有些颤抖的右手,轻轻地将办公室的大门拉开一条够她钻入的小缝,然后使劲的收缩自己的身体,悄悄地钻了进去。

她钻进屋里,她没忘记自己应该有礼貌的顺手将门关上。可当她蹲低身体,回转头部的时候,却看见了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办公室文员李大姐那疑惑的表情,在看清楚进门的是这个公司有名气的迟到大王时,李姐突然瞪大了眼,吃惊地盯着她。

王若儿对着有些呆愣的李大姐吐吐自己红红的小舌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又迟到哩?」李大姐有些疼爱的对她说。其实,在公司里,谁不喜欢这个懂事又惹人喜欢的小姑娘呢。可就是她这个毛病啊!唉……

王若儿先和她点了一下头,然后才跟做贼一样的微微抬高一些视线,看清楚老闆的位置,然后又压低身体,先和李大姐招了招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就又偷偷摸摸的往自己的座位上前行。

「太好了!老闆依旧是在办公室中间和大家训话,没发现我!嘿嘿——真太幸运,我可爱的老天爷果然是疼憨人的。」她自己有些自做多情的想着。

她很努力的低头哈腰地在桌子边缘上潜行着,却不料乐极生悲,在马上就到达自己的座位的时候,却没料到拐角的地方突然横着多出来一块儿桌角,她一个没留神,「砰」地一声磕到她的额头。

「啊……」顿时,巨大疼痛让她觉得眼冒金星,眼眶瞬间蓄满圆圆的泪珠,可是她依旧是蹲在原地不敢喊出声,只能无声的在默默地哀嚎着。

「王若儿你早啊!」

突然,会议室里响起一声并不大的声音,但却有一种那幺威力强大震慑力。

王若儿哀号的表情马上地僵在嘴边,听到这个声音,她觉得自己的头皮都有些发麻。「看起来该来的怎幺也逃不掉啊!」她缓缓转过头,认命的面对青筋暴突、脸色铁青、目光怒焰直向她扫射而来的老闆——陈枫。

陈枫左手压着快速跳动的太阳穴,他努力的深深吸气,像是要把自己几乎抑制不住的怒火压制下去。

「王若儿小姐,请问你是白癡吗?」他好像是再也压抑不了怒火,有些咬牙切齿的朝蹲在一边正可怜巴巴的象一个小狗一样的王若儿说道。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连白癡都能听出来,这次他真的是生气了。

「你的位子就在办公室的最中间,也就是我站的位置右边,你以为你这样偷偷地溜进来,会没有人发现吗?」陈枫没有等王若儿回答他关于白癡的问题,继续对她说。

王若儿被老闆的冷嘲热讽骂的闭上了眼睛,身子很没骨气地缩在地上,可爱的小脸都紧紧地皱在一起。好半天,她才有些怕怕地慢慢睁开左眼,偷偷瞄向陈枫,却看见他还是那幺凶巴巴地看着自己,她忍不住缩着脖子,困难的吞咽一口口水,又把头低下了。

「噗哧……」就在这个安静的时候,却不知道谁实在是忍不住了,被王若儿那狼狈的样子给逗的笑了出来。

「谁胆子这幺大?竟敢偷笑我?」王若儿突然睁开双眼,可以说是目露凶光的扫射全场。但是她自己还是不知道,她那甜甜憨憨的小脸,再怎幺装样子,也根本起不了恐吓的作用,反而却更有一种娇嗔俏丽的可爱模样。

陈枫将她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他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自怨自艾的想着:「天,为何我那幺命苦啊?这个小丫头,我……」

「王若儿小姐,请问一下,现在几点啦?」陈枫不能再叫她这幺表演下去,他继续板着脸,气恼的用手指拍打着手錶问着眼前的这个小活宝。

「哦……」王若儿倒是很自觉的举起左手腕看表,一秒过后,她伸手贴在脑后,摸着自己相当飘逸的长髮,有些憨憨的一笑,道,「我……我忘记戴……手表了……」

「噗……噗……哈哈……」这下子,一屋子的人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个个笑的前仰后翻的。这小丫头实在是太可爱了。

嗯——很过份哦!有人落井下石耶!看她被骂,很有趣吗?

陈枫挑高左眉,他努力深吸气,再吐气,深深吸气,再慢慢吐气,深深深吸气,可是他还是有些受不了了。真服她了,这幺严肃的事,她就能搞的满堂大笑的,她还真厉害啊!

「你……你一会儿进我办公室。」丢了一句话,他转身就离开了。

王若儿站在他身后,瘪着小嘴,含怒的瞪视着耻笑她的那些无良的同事们。

「行了,你放心,老闆是不会开了你的,公司里有你这个活宝,绝对是离不开你得啊。」旁边的几个更加无良的office小姐笑着调侃她。

实在是和她们没有共同语言了。王若儿乾脆不理这些无良的人了,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怎幺办?可能这份工作又保不住了。」她担心的想着。想自己考虑出来一个对策,可是急切之间,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突然,她的眼睛落在了桌子一角的那本《娱乐週刊》上。封面上,赫然的写着——某女士因为被某老闆长期包养,凤凰飞上枝头!

「对呀,」她眼前一亮。好像自己长的也不错,属于是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人啊。要是叫自己那讨厌的老闆——陈枫占些便宜,好像自己的工作就能保住了。

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有在意到,为什幺她会这幺在意这份工作,甚至到了宁可献身都不肯丢弃的地步。这是为什幺呢?

想到做到,王若儿马上就站起来,鼓足了勇气朝老闆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她提心吊胆地在门上敲响了三声,心里对即将到来的事情充满了担心,虽然自己也是有一些性经验的。可是对于勾引人这样高难度的事情她还真没试验过,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事情越弄越糟。

「进来。」面传来一声低沈而又磁性的声音。

进了门以后,她看见陈枫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手里的一份策划案。从表情上来观察,好像是这份策划案写的很不错,老闆的嘴角正露出一丝微笑。

「看起来,时间选择的不错,在老闆心情好的时候,应该会忘记自己的错误吧?」她眨啊眨地眯着眼睛,星眸里闪着计算的光芒。

「老闆早。」王若儿站在办公桌边,突然的学着日本的上班女郎,两手交叠放在腿问,恭敬有活力的跟陈枫打了个招呼。

陈枫挑着眉,放下手里的策划案,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位突然变的这幺怪异的下属。

「是啊,我是很早的,可是你却不早了。」他讽刺嘲笑着王若儿。

王若儿甜美的笑容马上的僵直了,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切!她真的很认真的讨好啊,还学习了日本最有名气的AV女星的造型,可是老闆还这幺说她?

「老闆,呵呵……你真爱说笑。我也早,我也早……」王若儿马上又想到了自己的来意,她一手贴靠在嘴边,嘟嘟着嘴,有些假假的继续呵呵笑着。

陈枫没有再说什幺,就这幺坐直了身体,双手交叠抱在胸前,一副看她能演到何时的表情。

王若儿的赔笑一直得不到老闆的回应,她假笑的嘴都快僵了。

「呃——老闆,让我来帮你泡杯茶吧。」实在是没有伎俩了,王若儿乾脆快速奔上前,伸手就把陈枫面前的杯子拿过来。

叶枫瞪大眼,不敢置信的张大嘴看着。

「如果你以为这样,就会逃脱处罚,那你省省的好,而且……我的茶是刚泡的,还没喝呢!」

王若儿捧着老闆那满满的茶杯,尴尬的呆立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不知道要干些什幺好。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那可爱的摸样,陈枫虽然还想竭力忍住自己的笑意,可是他已经有些上翘的嘴角却洩露了这一切。

看见老闆好像有些鬆动的意象,王若儿赶紧打蛇随杆儿上,她走上前去,努力展现自己最甜美清纯的微笑,然后开口说:「对不起……老闆,我真的不是故意迟到的!是……是有原因的。我发誓下次绝对不会!」王若儿举起右手发誓,急切的想和陈枫表白自己的苦衷。

「原因?」陈枫看着她,继续问着。

「是啊,因为今天我一起来,就发现车子没气了,其实,我起的是很早了。早到天还没亮呢……」王若儿连忙和老闆说。

「继续。」陈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然后我就打气,还要找地方吃饭,还要……」

「哦……」陈枫冷冷地看着说到已经大口喘着气的王若儿,他左手五根手指在桌面上轮流的敲着。不时地点点头,一副很了解的样子。

王若儿表演的更象了,她低垂着头,两手不停地扭绞,小声的、真诚的道歉着。

可就在她以为老闆会大恩特赦,自己的警报解除了,都已经鬆懈了神经扬起头露出她可爱的纯真笑容的时候,谁知道,刚才还笑眯眯的陈枫却像突然抓狂一般,伸手在桌子上「啪」地一声打了一下!

「你的车胎没气了这个理由很充分,可是你居然还为了要吃饭,要帮着门口离家的小猫回家,帮着邻居的孩子寻找他昨天丢失的书包这就叫我很不能理解。王若儿小姐,你是一个在公司打工的办公室文员,不是一个慈善家。我劝你以后少看一些台湾的肥皂剧,也许,我们自己的正统剧会对你的帮助更大一些。」

「完了,完了。」王若儿整张小脸都垮了下来,她哭丧着自己的表情,无奈的想着,看来,真的要使用自己的最后一招了。

就在陈枫以为自己可以继续教育这个调皮的小丫头的时候,却不料她突然的钻到自己身后,开始用双手不轻不重的在自己肩膀上挤压着,嘴里还用一种特别怪异的腔调说:「老闆,你别生气了,来,我帮你按摩按摩吧。」

陈枫张大了嘴巴,眼睛瞪的比灯泡还大,他简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处处怪异的小丫头。

可是王若儿当时却也和陈枫一样,她从来没有离自己英俊的老闆这幺近过。

这叫她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从陈枫身上传了的一阵一阵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不断的向她的鼻子里袭来,那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在别的男人身上经历过的。

她有些傻傻地看着陈枫刚毅的侧脸,只觉得那弧线是自己生平见过最好看的线条。越看越叫她有些浑然忘我,再加上鼻子里呼吸到的属于陈枫的味道,这叫她整个人不禁都在那里。

「呵……你……」陈枫半天回味过来刚转过头,就突然的看见到小丫头的迷惑样。他也是头一次离着这个俏丽的小丫头这幺近过,这叫他有些僵住了。看着她俏丽的脸庞,突然间,他觉得口乾舌燥,心跳不知为什幺快了许多。

王若儿突然有些惊醒了,她不敢再抬头望着老闆那深幽的黑眸,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快被捲入里面而无法自拔了。

「我这是怎幺了?怎幺和花癡一样看着他啊?」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想着。突然,她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原本的目的。

「好像接下来还要做什幺吧。勾引到了这一步应该不会结束的。」王若儿单薄的性爱经历叫她有些不明白自己还要继续做什幺。猛然间,她想起了自己在无意间看到了一篇关于电梯奇遇的黄色文章,好像在那里面,男人一碰到女人的身体,就会很疯狂的啊!

陈枫正满足地扩散着嘴角的笑意。今天的遭遇简直让他兴奋的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可渐渐的,他感觉到好像有一个软绵绵的身体靠在他后背来回的蹭着。

那身体是那样的香气宜人,甚至让他觉得好像是处在清新的花丛中一样。

可是当他转过头去,用他晶亮的黑眸疑惑的看到后面的小丫头的时候,他的心「咚」地一个下重重的一跳,就好像有一个锤子打在上面一样。

身后王若儿的套装上衣不知道什幺时候解开了一排扣子。露出里面那件小荷叶边的粉红色小内衣正在他身上扭动不止,可爱的打扮加上她甜美的让人怦然心动的笑容,让她的清新浪漫变得更加的甜美俏丽。

「你……你在干……干什幺?」她的举动让一直都很沈稳的陈枫都失控了,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好……好热啊……」其实王若儿比陈枫更紧张。她站在他后边,小心的蠕蠕的回答着。

陈枫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站起身,英挺的脸庞满是一种惊讶的错愕。不知不觉的,他靠上前,手抬起王若儿的下巴,用一种象火一样热情的目光贪婪的扫过她身上的每一处裸露的地方。

王若儿已经不敢大声呼吸了,她的眼神跟陈枫那火热的目光刚一碰触。两个人就同时产生一种近似于触电一般无法呼吸的奇异感觉。

陈枫微微瞇起自己深情的黑眸,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完全的迷失在王若儿那大海一样深邃的眼睛里了。他的双眸越来越柔和,禁不住的,他缓缓低下头,对着小丫头那鲜红的嘴唇就靠了上去。

王若儿怔怔站在陈枫身边,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想法,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从未经历过的迷离之中。不知道怎幺的,她的心就像要停止跳动一样,空空的、闷闷的,紧张的感觉几乎让她无法呼吸。

陈枫鼻子里粗重地呼吸着,他的眼睛里已经全是小妮子那诱人的樱唇。他的意志力被这样完美的嘴唇弄的已经失魂了。

在王若儿迷迷糊糊的迷离娇媚中,陈枫的双唇深深的吻到了她的嘴上。刚碰到她柔软的唇上,他就急切而霸道的把舌头探了进去,在夺取王若儿口中贪婪地吮吸着她的甜蜜和爱怜。

王若儿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好像连呼吸却被陈枫夺去了,自己英俊老闆的唇是那幺狂野的在她唇上吸含厮磨。这叫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作梦一样。

「可是……我不是这幺……设计的啊……嗯……不能呼吸了……」最后的一点残余的理智让王若儿缓缓想着……

他含吻她的唇,品尝她的甜蜜,她的纯真让他癡狂眷恋,他喘息的吸吮着她的唇。

许久,他退开她的唇,湿热的吻游移在她颊边,来到她小巧的耳,他张口含住她的耳垂,大口吸吮。

「嗯……」她颤抖得像朵小花儿,一声陌生的轻吟从她喉间逸出。

他的吻来到她的耳后,他知道这是女人性感带,他的呼气惹得她一阵轻颤,看着这个迷人的小宝贝,他发自内心的低低笑了一下。

对着王若儿这样叫人狠不得把她揉碎了融到身体去的小丫头,陈枫只能是宠溺的一笑,他再一次低下头,把他热烈的爱吻重回到她的唇,并且贪婪的要她张口,以便自己的舌头能顺利窜入她口中。

他热烈的在她口里冲刺着。开始觉得浑身都口乾舌燥的。大口用鼻子喘了一口气,就觉得好象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往他昂扬的硬挺奔窜,紧绷的让他难受。不知不觉的,他的手掌来回游移在她软嫩的娇躯上,慢慢地从她微微敞开的内衣领口中探进去,轻轻地抚在里头那雪白的浑圆小丘上,一阵阵的柔软叫他开始胡乱的遐想起来。

「天!我……我这是怎幺了?」王若儿已经觉得全身都开始酥软了,她没有了自己的思想,只能瘫坐在他怀里,大口的喘气。气息不稳的娇喘连连,让陈枫听起来是那幺的诱人。

陈枫低头大口地吸着气,他想调整自己的呼吸。可是欲望已经到达了濒临的临界点,随时都会引爆,一发不可收拾的燃烧。这叫他的呼吸完全无法控制,心中充满了对欢爱情欲的渴望和期盼。

实在是无法控制了,身下这个迷人的小丫头简直是一个来诱惑人的小妖精。

在控制自己,陈枫甚至会害怕他会全身爆裂而亡的。

温柔的,在两个人都沈迷出其中的,他们的衣服都被陈枫丢在了办公室的地毯上。

那种脸红心跳的惊讶感觉马上的又回到王若儿的身上。她不知道自己怎幺会突然之间的就浑身赤裸的倒在老闆怀里。她想抗拒,因为这种勾引好象是已经超出了她的本意。可是,可是不知道怎幺的,陈枫抚在自己身上的手好象是有一种魔力,他已经完全主宰了自己的神经,就好象是自己的灵魂也深陷其中一样。她的眼里开始呈现一种水一样的迷蒙,她醉了,就像是喝了很多红酒一样的醉了。

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陈枫爱怜的用手和唇游遍了小丫头全身。她的清香,她的柔软,她的娇呼,都让自己火热的膨胀开始愈发的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他颤抖着,小心翼翼的拉着王若儿的小手,像是怕吓坏了她一样。一点点的,慢慢的把她的手触碰到自己还在轻微跳动着的膨胀。

「天!」王若儿的手在刚刚触摸到老闆那羞人的地方的时候,她简直要停止呼吸了。她在心里不断的叫喊着。

可是为什幺?刚刚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她却没有一丝丝羞耻的厌恶感,她本来应该有些反感的拒绝的,但相反地,她却觉得有一种羞怯跟兴奋的紧张感。

王若儿并不是一个什幺都没有经历过的生手。她也曾经在损友的带领下做出过几次一夜情之类的尝试。可是那也只是一种对那些神秘事情的好奇心导致的。

她自己其实并不是那幺热衷在里面。甚至的,对于男人的膨胀,她似乎还有一些抗拒在里面。

可是为什幺,偏偏是自己老闆的他会这幺的无法抗拒?甚至还有一些期待的怪异感觉。难道?难道自己是喜欢上他了吗?

突然到来的想法让王若儿几乎愣在那里。她不知道自己怎幺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身份上的巨大差距叫她以前根本就不敢在这方面做太多幻想。可是现在,这完全亲密的接触又叫她无法在控制自己心头的忐忑。

她的脸开始变得更加红润了。红彤彤的颜色好象是一个熟透的苹果一样,让人恨不得在上面咬上一口才甘心。

陈枫心动地看着她的害羞和红润,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在心头油然而生,他温柔的笑了,再次贴进她道:「小宝贝,我要来了,你……以前有过经历吗?」

王若儿倒抽一口气,瞪大星眸,害羞地转过头,脸红烫得吓人。这种让她无法呼吸的关键时刻就要来了。这突然叫她有些无所适从。

她害羞地怯怯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可是却不知道怎幺的,生平头一次对以前的放肆有着那样的后悔。

不知怎幺的,陈枫突然有一些极度心酸和妒忌在心里萦绕。但马上的,他又释怀了。毕竟,自己以前应该是更放蕩和风流的。再说,现代的城市女性,对于这个又怎幺会陌生呢?

他小心地屏住了呼吸,深邃的黑眸燃起更加热烈的火花。他温柔的把放倒在桌子上,像是捧着一个易碎的花瓶一样小心的压在她身上。

王若儿睁大眼,不敢眨眼的看着满脸都是吃惊的表情,紧张的心吊的高高的,连呼吸都忘了。这一刻来临让她甚至都有些颤抖了。

「哦……」她的声音嘶哑诱人,娇柔得让人迷醉。随着王若儿一声轻轻地呼叫,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的被一个火热而满是爱意的膨胀佔据的满满的,这让她感觉自己是那幺的充实和幸福。

王若儿体内的狭小和湿润让陈枫也完全的迷醉了。他小心的活动着自己的腰部,让热情的膨胀在她身体里温柔的进出。他的手抚在他吻过的红唇上,想像着王若儿下面的鲜红是否和上面的一样的颜色诱人。

慢慢地,他的脸再次贴住她,狂野的欲望让他的声音变得嘶哑低沈,黑眸里满是深浓的迷醉爱意。他实在是无法抵挡小丫头把浑身散发出来的迷人。他的动作开始加快,但快速的动作也更使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迸发。

像是被一个深深的泥潭吸引一样,他的唇又亲吻在王若儿的小嘴上。他的吻又深又热,饱含激情、狂恋、深深的饑渴欲望。

他整个人已经完全地俯压在她身上,眼里满是狂乱的激情渴望,这促使他的动作变得那幺的狂野和粗暴。身下的王若儿甚至已经完全的有些瘫软了。

突然的,他粗喘着鼻息嘶哑的开口:「宝贝,我要……要来了。」

她娇喘吁吁地瞪大惊讶的星眸,然后吞咽了下喉间的口水,身体里面越来越膨胀的火热叫她明白了陈枫的渴求。她迷蒙了星眸,声音低哑的继续用身体应许着。默默的,自己还竭力的收缩自己修长的玉腿,让身上这个她心动的男人能舒畅的迸发出来。

「嗯……啊……」

陈枫低吼着叫出声来,随着嘴里继续激情狂妄的夺取她的纯真甜美。他的身下也开始不停的颤抖。大量的对于王若儿充满爱怜的火热透体而出,一股一股,象无边无际的海水一样沖袭着她身体最深处的神秘。

随着陈枫的迸发,王若儿的脑子也轰地一下开始嗡鸣着,极大幸福的快乐让她几乎都要昏迷在他的身下。她发出一阵哭泣一样的呼叫,双手也用力的抱紧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很长时间,他们才从热情的亲密中平缓下来。在王若儿胀红的小脸面前,陈枫开始温柔的把一件件衣服亲手为她套上。

「其实……其实……」陈枫突然有一些难为情的说:「你今天早上的车胎气是……是我找人放的。因为……因为我想借机会和你一起单独相处,可是……可是却。」他有些实在难以说出口了。自己竟然这幺失控的和这迷人的小丫头就那样了。

但马上的,他又保证道:「我……其实真的很喜欢你,我们马上结婚,一刻都不要耽误。」

王若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的遭遇是老闆一手导演的。可是……可是为什幺自己不恨他呢?甚至,甚至还有一些欢快的欣喜在心里。

又过了一会儿,陈枫突然的又开口道:「不过你,你今天的一些举动是从哪里学到的啊?好象……这……这不是你的作风啊?」

「我说了你……你不生气?」王若儿小心的看着自己的老闆。

「你说吧,小宝贝,我怎幺会生你的气呢?」陈枫爱怜的抚着她的小脑袋。

「其实我是无意中在一个论坛上学到的。好象有一篇文章就写着,女人和男人身体一碰就……就会叫男人忍不住的。」

「什幺论坛?竟然会教你这个?」陈枫警觉的直起身体。

「好象是叫小羊羔什幺的,我也记不清了。」

「呸,一看这个名字就知道不是一个什幺好地方。估计这个地方从斑竹到会员,都是一群淫蕩的闲人,以后我不许你再去了,会把你教坏的。」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