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暴力虐待> [暴虐] 生日当晚被男友的好友强姦

[暴虐] 生日当晚被男友的好友强姦
[暴虐] 生日当晚被男友的好友强姦

我叫小糖,昨天是我18岁生日,所以我精心打扮的美美的,带着金色俏丽假髮,中空白色赛车女郎装,下面穿着个白色小短裙再套双黑高跟鞋就开心的去庆生KTV了。进去以后才发现大家都已经在等我:我的同学,男朋友,还有男朋友的朋友以及一大堆的啤酒跟威士忌,一个小时之后大家都喝开了,唱歌的没几个人,剩下的都在拼酒,我的杯子一直被倒满酒,酒量不好的我没两三下就开始感觉天旋地转,体力不支了,于是在旁边的沙发躺着睡觉。

朦胧之中感觉有人搀扶着我回到家中的房间,用我的小包包里面的钥匙开了门把我放在沙发上,我想应该是男友吧,于是「嗯…」了一下,对方没有回应,但是手开始在我白皙修长的嫩腿上开始摸来摸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另外一只手就摸上我的白色中空装,四处磨蹭。

我有点勉强的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男朋友的朋友阿陈。「嗯...阿陈…你在干嘛?唔...我...我男朋友呢?」被酒精强烈影响的我只能勉强挤出这几个字,阿陈看到我醒转了,笑了两下:「妳男朋友很信任我,竟然让我先带妳回家」我看到自己的内裤被他一口气扯了下来,支支呜呜的开始说:「唔…不要…你想干嘛啦?…这样子不可以…救…救命…」阿陈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肉棒就先塞进我嘴里,害的我根本无法抗议,只能「呜呜…嗯…嗯哼嗯哼」的呻吟。他一手压住我的头一面享受强操我小嘴的爽感:「天啊,没想到小糖的嘴这幺滑嫩,帮我暖身暖的好舒服。」就这样在我的小嘴里开始疯狂的变大涨硬,然后一进一出干操我的樱桃小口,我的口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肉棒都快要干进到我喉咙了,害我想咳嗽却又呛到:「咳!!呜哼!」他终于抽出了大金钢棒,我赶紧快点又喘又咳,没想到在这时候阿陈把目标转移到下面,两手捏住我的腰,我醉晕晕的还不知道準备要发生什幺,他「哼!」的一下肉棒就顶进来了。

「不!~~~不要!!啊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这幺快就被上膛,吓的要命,无奈酒精依旧在体内翻转,全身软趴趴的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只能像个打扮好的金髮充气娃娃一样任由他边干边呛:「你娘咧,早就想干妳了只是阿东都在,今天不操死妳我不回家,小骚货,很爽是不是?」我边娇喘边求饶:「呜啊啊啊…不要啊…阿陈哥…咿啊,咿阿…求求您放过…呜呜…放过我,喔…喔喔…啊啊…」他听到我楚楚可怜的求喘声,反而把腰力更加倍的抽送,动作也越来越粗鲁,抓住我的内衣一口气八开:「操!连求饶都跟只母狗一样!摆明就是欠人干!」说完嘴也凑上来舔我的乳头,我就这样被他又干又舔,没力抵抗,两眼翻白的无神淫叫:「啊啊…要命…啊啊,要干死我了….喔喔喔…呃啊… 要命啊…大棒棒好可怕…呜啊…呜呜啊…我要掉了,要掉死了啊….嗯啊…」娇嫩的浪叫声可能刺激到他的神经,他把我抱起来用火车便当的方式继续狂操猛干
,晕晕茫的我不断无力呻吟:「阿...阿陈...呜呜...不...呃喔喔...啊啊啊...喝啊...NO...拜託...呜呜喔...」两条还穿着高跟鞋的玉腿,就这样被他的两手各自架着,被干的上下狂晃,奶子不停的乱摇乱动,淫蕩的要命,连金色假髮也在空中乱乱飘散着。

我根本顾不了那些,被他粗鲁的一面强姦一面羞辱:「死母狗,任人上吼!?连公车都不如,这样还可以交男朋友,我看妳也不用假装了,我每天找四五个人来玩妳,玩到妳连门都不想出。」「呜呜…不…不要这样干人家…啊…好爽…啊啊啊…救命…爽死了啊啊啊…」突然他把我摔在地上,我痛的大叫一声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肉棒贴在我脸上,热烫白精一股脑全喷射在我脸颊,睫毛还有鼻孔里,就这样大约射了10秒,颤抖未停的肉棒才离开我已经被射的可怜兮兮的小脸。「呜呜...哼哼喔...嗯...嗯哼哼哼...呜呜...」全无力气的我只能头羞愧的别过去,不停喘气。然后拿出手机,阿陈朝着摊躺在地上的我连拍了好多张照片,才离开我家。没想到生日竟然被男友的好友给强干了,真是个「surprise」啊…